十二一

论痴汉的自我养成

【博多豚骨拉面团】小说中对林和马场的描写及两人互动汇总

五殿阎罗天:

1.眼睑很重,非常的重。不是因为自己困了。而是假睫毛的问题。因为假睫毛太重,如果不用力睁着,眼睛就会被压成半开的状态。包装上打的广告词是“带上它你的眼睛会魅力加倍哦!” 可现在根本就是反效果,别说加倍了,都减半了。【是吧,我也不爱戴假睫毛(滑稽脸)】


2.可能刚才正在睡觉吧,她现在穿着一件粉红色宽松的家居服,茶金色的长发凌乱着。这个女人就算是化了妆也不如自己好看,林在心里暗暗比较。【啊哈,不愧是大佬,这么自信的嘛哈哈哈】


3.看到无论穿什么都非常漂亮的自己,林还是非常开心的。我很漂亮吧?我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吧?【对对你超级可爱!】


4.林:“不好意思,今天已经‘关门’了,不接生意。”
雇主:“杀手还有营业歇业的时间?”张口气狂妄地说道:“杀手是全年二十四小时无休营业的。”
林:“可是据说人家杀手公司,每周都有双休日的。”
雇主:“那肯定是骗人的,公司不都是这样吗,总是捡着好听的说。”
林:“我是‘个体户’,想休息的时候就休息。”
【哈哈哈个体户杀手林,后边还有段是他说他应该享有劳动者权益,好像被回答说劳动法不保护杀手之类的哈哈哈哈哈】


5.对马场外貌描写:脸长得不错,四肢修长,身材也很好,不过却有一种从哪里放纵过头了的感觉。他要是把背挺直,好好打扮一下的话,会有不少女人投怀送抱的吧,可他却是个毫不在意自己形象的人。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头发蓬乱,衣冠不整。今天他上身穿的是一件皱皱巴巴的圆领针织衫,下身配了一条磨旧的牛仔裤。这么好的底子,真是可惜了。简直是暴殄天物。【哦豁】


6.“小鬼。”马场向小孩儿搭话道:“等一下啊,哥哥我给你拿下来。”


马场稍微离开了一些,然后,助跑,起跳。因为他个子很高,手一伸就够到了气球。


急得快要哭出来的孩子高兴地道谢:“谢谢叔叔。” 真是温馨的场景呀,看到这一幕,重松的神情也不自觉的温柔了一些。


可是,下一个瞬间,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突发状况。
马场顺势将那个气球踩爆了。


【马场:别急,哥哥帮你拿下来。小孩:谢谢叔叔!马场:喵喵喵?mmp,看我给你球!我给你个球!×】


7.那个杀手仍旧把目光投向电视。沉迷于综艺节目之中。马场继续搭话:“喂,杀手同志。”


“怎么了嘛?”那说话的口调就像在说:现在正是精彩的地方,别跟我说话。


“你来我这里,干什么?”


“干什么?看不出来吗,看电视呗。”


我问的不是这个。我是想问为什么你一个杀手会在这里悠闲地看电视。马场不明白了。杀手身份的人来马场事务所的理由一般有两个。要不就是有事来委托给他,要不就是来杀他的。来看电视的杀手,还真是让人意外。


“你是为了看电视,来我这里的?”


“怎么可能。我家再穷电视还是有的好吧。”杀手终于看向了这边。眼睛上吊,双眼皮,像一只高傲的小猫。“我可是被人委托来杀你的。”【划重点,眼睛上吊,双眼皮,像一只高傲的小猫。ớ ₃ờ】


8.马场:“那……你来干什么?”


林:“保护你。”


马场:“哈?”


林:“其实呀,我现在正因为报酬的事,和雇主有了纠纷。本来要去杀一个人的,但是,那个人已经死了。所以,连定金都不打算付给我了。然后连个假期都不给,就又让我来杀你。我生气了,现在正在罢工。”


马场:“……挺、挺不容易的呀。”随便你吧。


林:“你呀,被盯上了。估计,他还会派其他的杀手来杀你吧。我要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,好好给那家伙找找麻烦。也就是说,从现在开始,我要做你的保镖。”


虽然理解是怎么回事了,但是,让一个女孩子来保护自己,根本就是九州男儿的耻辱。“不用了。”


林:“啊?”


马场:“我还是能保护得了自己的。你还是回去吧。我给你出租车的钱。”


听到马场这么说,杀手的脸色变了。好像很不高兴。嘴也撇成了八字。“我说你,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吗?”


说完的瞬间,杀手突然冲了过来。双手把马场推到。力气很大。马场一时慌乱。仰面倒在了床上。反应慢了一瞬,杀手就压了上来。用双膝摁住马场的双腕,然后快速取出了什么东西。看起来像是个匕首。下一秒,马场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因为刀刃正抵着自己的喉咙。身体无法动弹。


杀手一张很是骄傲的小脸,俯视着马场:“就你这水平,还能保护自己。”


现在的姿势看起来就像马场把脸埋进了人家的短裙里一样,马场下意识地别开了视线。“你这样走光了。”


杀手却无所谓。“那又怎样?”


“你穿的是红色的,”马场的脸皱了起来。“平角内裤!”


“决胜内裤!”


“你是男的呀!”


“什么嘛,”杀手笑了:“你才发现呀。”


【林的身手很好的,马场呢?(老师我举报他这个人开挂!)
这段决胜内裤被动画删掉了哈哈哈哈哈但是非常可爱】


9.
“不要以为自己一个人什么都能做到,人类是群居动物,独自一人是活不下去的。”


马场的话深深地刺进了林的心中。


“那又怎样,我现在只剩自己一个人了。”


现在,自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。母亲死了,妹妹也死了。


马场微笑着。“你呀,也稍微学着依赖一点儿别人啊。”


“依赖?说什么傻话。”林拒绝得干脆。就是自己想去依赖别人,谁又肯让自己依赖呢?“什么意思?难道你打算帮我?”


“我不是早就说过吗,你有困难的话,我会帮你的。”


“说得好听。”


“做不到的事情我是不会说的。”


“哈!”林不以为意,随口说道:“好呀,那你帮我把杀死妹妹的那个变态凶手找出来。”


马场眨了眨眼。“交给我吧,调查人可是侦探的拿手好戏。”
【讲真,原作马场对林,非常暖】


10.这时,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
“你家还是这么乱呀。”一个男人走了进来,无奈地说道。来人大概有四十岁左右。头发很短。肩很宽,和橄榄球运动员的体格有些像。马场称呼他‘重松先生’。


这个叫重松的男人看到床上的林之后,大吃一惊。“喂喂,我说马场,这是怎么回事呀,我怎么不知道你还金屋藏娇呢?”


马场:“他不是女的,是男的。”


重松:“你居然还有那方面的兴趣?”


【重松先生你脑洞也很清奇⚆••⚆!】


10.据目击者称,伊藤连着去了oppabu,sekukyaba,bassuru三家喝酒……”


“等一下。”林问道:“oppabu是什么?”


“就是可以摸女人胸的店。”马场回答他。


“那sekukyaba呢?”


“可以摸女人胸的店。”


“bassuru呢?”


“可以摸女人胸的店。明白了吗?”


“……非常明白——那家伙很喜欢胸。”


“是男人都喜欢的吧。”重松说道。


“我就更喜欢屁股。”马场反驳他。


“关我屁事?”你爱喜欢哪儿喜欢哪儿。


重松假咳嗽了一声。【齐藤小哥真是喜欢胸啊……以及后半段就很微妙……】


11.
“从重松的话来推测的话,有两种可能。一种是杀死你妹妹的凶手和前面两个案件的凶手不是同一人。另一种是,这三起案件均是一人所为,这个叫做伊藤的嫌疑人是被冤枉了。”


“就是知道这些,还是找不到犯人呀。”


“明太子就行。”马场突然说了一句很突兀的话。


“哈?明太子?”


“我的报酬。明太子五年的量,你的委托,我接了。”说完马场就拿起电话打了起来。
【马场真的超级暖,不过话说回来……就这么套路了人家五年……?你有点秀啊侦探先生……】


12.
林和马场一起离开了张的事务所。


在电梯里,马场问他:“你没事吧?”


“完全没问题。”


说实话,林连站着都很困难了。晃晃悠悠得走了两步,马场又回过头来说:“你怎么这么犟?走不了的话,我背你吧。”


“烦不烦呀,用不着。”


林一出大楼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车。车身呈红色,上面还有两条白线,是一辆迷你库伯。应该是马场的车。马场打开了车的后门说道:“快进去,咱们得赶紧逃。”


林踌躇了起来。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?为什么要救自己。难不成是有什么目的吗?林忍不住多想。对方的行为过于友好,反而让他感到别扭。


“为什么要来救我?”


林满怀戒心得问出了这个问题,马场却笑了起来:“博多人比较爱管闲事。”真是让人读不懂的男人。


继续待在这里的话,肯定会被那个【M】抓住的。于是林也不扭捏了,直接钻进了车里。他横躺在座位上,呼吸急促。


随着车的摇晃,林脑子里想着各种问题。自己到底在干什么?妹妹被杀,自己被组织骗,张逃跑了,杀害妹妹凶手的线索也没有找到。真是无能,林的眼睛溢出了眼泪。


马场等着信号灯的时候,正好通过后视镜看到了这一幕。他眼睛眯了眯。“不要哭了。”


“我才没哭。”林用尽全力,回了一句。


【这里林受伤连站着都困难了,却拒绝马场的帮助,标记下这段,后边有个类似情况的反差对比,以及,马场真的很好啊】


13.
时间是九点五十分。距离交易的时间还有十分钟。马场那家伙,怎么这么晚还不来,在林越来越焦躁的时候,他被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搭话了。男人衬衫的领口大开,头发用整发液弄得很利索。还在想这是哪里来的男公关,才赫然发现这货是马场。


“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准备工作花了些时间。”马场严肃得说道。“怎么样,看起来像黑社会吗?”


“怎么说呢,像那种很不受欢迎的鸭子。”


真不给面子呀,马场泄气了。然后,上下打量了一遍林,满意的说,“不过,你还真是漂亮呀。”


“是吧,这是我最满意的衣服。”


因为马场说让自己打扮得漂亮点儿,所以林穿上了最喜欢的碎花连衣裙。
【我的天哪,这么可爱的吗!】


14.
“不可能,不会的——”


马场死了?被杀了?为什么?为什么会死?林攥着拳头,捶打着地板。不许死,你不是说要来救我的吗?马场你个混蛋。林对着人头控诉:“你倒是来救我呀,喂……你不是说会来救我的吗?”


人头,什么也回答不了他。没有人会来救他。这之后要怎么办,林也不考虑了。双眼溢出眼泪。


15.
把戴眼罩的男人杀死后,仁轮加武士又将刀刃对准了林。什么嘛,最终还是难逃一死呀,林已经有了心理准备。但是,事情并不是他预想的那样。那个人只是用刀把绑着林的绳子砍断了。林的双手重获自由,他站起来后,仁轮加武士也收起了刀。好像并没有和林战斗的意思。这个男人,不是敌人吗?为什么救自己?他有什么企图?


“你……是谁?”林警惕的看着他,低声问道。“为什么要救我?”


这次是仁轮加武士疑惑了。


“啊嘞?”对方打趣道:“你没发现吗?”


是那个熟悉的博多腔。


不会吧!不对,不可能呀。那家伙不是死了吗。眼前不就是那个家伙的脑袋吗?


“是我,是我啦。”


仁轮加武士摘掉了假面。


“马,马场!”林瞪大了双眼,音量也高了起来。“你,还活着!那,这个脑袋是?”


“在尸体处理者那里买的尸体,然后拜托整形外科的医生整成和我一样的脸。又找了曾经做过化妆造型师的朋友,整成和我一样的发型。你也被骗了?”


是被骗了。“你不是从一开始就是这个计划吧?把我蒙在鼓里。”


“对不起啦,不要生气了。”马场赔笑着道歉,但是林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。


但是,太好了。终于安心了。林也不能确切的说出来是为什么感到安心。因为自己获救了吗?因为马场没有死吗?还是因为终于把张杀死了呢?恐怕这些原因都有的吧。


16.
马场出了仓库,林也紧跟其后。


走在堆放着集装箱的路上,林看着马场的背影问他:“呐,是你委托复仇者的吗?”


“算是吧。”马场停下脚步。回过头,摘下假面继续说:“我也是受人之托。揭露市长的恶行,让他受到社会的惩罚。他有那么大的权利,只能集全体市民之力对他施压了。这样,顺便也算为你的妹妹报了仇。”


“……多管闲事。”


对于林的别扭性格,马场选择无视。


“肚子饿了吗?”


经他这么一问,林才想起来今天什么都没吃呢。好像是要回答马场的问题似的,林的肚子很应景的叫了一声。


“回去了,我给你做拉面吃。”


马场笑得很开心。


“……又是豚骨拉面吧。”


什么叫做拉面呀,不过就是到个热水的动作而已。说的好像是多大的恩惠似的。林虽然心里腹诽着,但想到那时吃的拉面的味道时,干渴的嘴里开始分泌出唾液。那种香浓的豚骨拉面的味道,只要想想,就感觉香味扑鼻。“……好吧,吃就吃。反正我不喜欢浪费粮食。”


【马场善治傲娇(滑稽脸)】


17.
马场继续向前走,林跟着后面。突然,肚子上的伤口处传来剧痛。好像是伤口裂开了,衣服上也渗出血来。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伤在身,林皱起了眉头。啊啊,好疼。身体也没什么力气。林忍不住蹲在了地上。“疼死我了,靠!”


马场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。“怎么了?”


“伤口好像裂开了。”林感觉很丢人。


“诶呀!”马场走过来,看着林的脸问:“没事吧?”


林扶着墙站了起来。但是,脚上一点儿力气也没有。“怎么可能没事,头晕,晕死我了。”


“还能走吗?”


“……不能。”其实忍忍的话,还是能走的,但是林就是不想忍着。


马场也看出了林的小心思,表情也温柔起来:“要不要我背你?”


“……当然要。”


“好的好的。”


马场在林的面前蹲下来。林发现,虽然看上去马场很瘦,但是他的背却意外地宽阔。
【对比12,林这里是能忍就偏偏不忍,当马场问他,他就说不能走了,背我,口亨。的既视感……卧槽迷之可爱,以及,马场真好啊!】


番外里的:
18.
林:“我不是说我不想玩棒球吗?”


马场:“你就当自己被骗了,试着玩一次嘛,很好玩的。”


“肯定不好玩。不用玩我也知道。”


“不要这么说嘛,林林。”


“不要像叫熊猫似的叫我,笨马!”


【所以林林这个昵称一开始居然是马场叫的吗哈哈哈哈】


po读后感:我永远喜欢林宪明.jpg

评论

热度(726)